seymore glass

not a big thing

军训三日(二)


“你觉得那个男生好看吗?那个,就是坐在树前面的。”陈燕突然问她。

“哪一个?”

“左数第二个。”

是一团模糊的脸,不过她终于认定了,“呃,还行。”

“他跟我初中同学都在七班。”

“又在看帅哥?哪个?”姓洪的女同学出现了。

“树前面左数第二个。”

“哎呀哪里好看了。”

“反正你说是最喜欢我们教官,那当然啦。”

“那是,我辉哥最帅了。”


叫哥哥有点吓人,但他自我介绍说十八岁,倒也还是可以叫哥哥的年龄。


又听她们聊七班还是九班的男生,哨子吹响了,休息结束了。刚排好队,又下雨了。又冲到大堂里排了队。

过了一会儿他拿了名册挨个儿询问名字。男生多爽脆些,女生就跟平时不大一样。轮到她旁边的女生。他问叫什么名字,女生只平平看着正前面,肥阔嘴唇细声吞吐,陈方仪,方圆的方,仪态的仪。说话的时候胖胖黄脸上一双小眼睛微微颤抖,双颊发红,好像是紧张。她看了这情景想,丑女孩含羞,马上别过头去,脸上浮出笑。又是被陈燕看见,又悄悄说,你笑起来是真的很好看。

突然他走一步到她前面,腹前一粒黄色塑料扣子对上她的眼睛。她的笑来不及收束,整个地破了。那粒扣子太近了,直逼得她抬不起头。他照例问叫什么名字,她盯着扣子把名字告诉他,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变得细弱发颤。他很快又去问下一个人的名字,这时她觉得非常可笑,她自己不也是丑女孩么?

军训三日


“摆臂练习———把手举高点!”他走过来,抓住每个人的手腕调整姿势。轮到她了,他轻握她的手向上提,夏日里她感受到体温的暖。他又松开去握住下一只手。

举着手站了很久,头脑也僵。她盯着前面女生的背。趁他走到前面去,把手放下来休息。突然雨落在鼻尖,很快越下越大,还是站着,前面的男生已经骚动了。雨点打扰她头顶和嘴。忽然他手一挥,那像是掀起一阵风将阵列吹散,所有人冲向大堂,她木木然跟在后面,因此被姓洪的女同学夸赞,“佛系”,只好微微笑。

很快排好了队,忽然从大堂的那一边传来了掌声,这边也很快响起来,即使大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她浸在掌声里,像是有堵墙隔开她和其他人。一会儿两个教官打伞拎了水瓶回来。雨很大了,整个班的水瓶都还在雨里。他学其他教官的样子,打一把伞去解救水瓶。回来时也自然是获得了整个礼堂的掌声。她犹豫了一下,还是木木地站着。

继续直腰昂首听命令。她又分了神,向右———转,她慌忙转左。他在军帽下瞪着她。她很快偏过目光、转向右边。

她听话了。听话的时候时间好像过得快些。他说什么她就做什么。命令军姿站着,突然军官的哨声响了,已经松一口气,还不能走,要等他恩赦。别班都散了,一个教官对他说,家辉,休息了。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个字,她想。

终于坐下了,她看见他和其他军装人都在把腰带扎紧、束高,于是无声笑笑,陈燕看了说,你笑起来很好看。谢谢。暗喜,脸上却平平淡淡。又跟她闲碎聊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先发第一章,剩下的还需大改。大概都是真实事情。写此文记录我自己。虽然可以断定不会有人看,还是忍不住说明一下,唉。